【天官赐福】清秋需入酒 「上」

「太子殿下八百多年漫长岁月中在人间度过的某一个中秋节的小小的奇遇。」

是哪一年间的八月十五。

已是傍晚时分,天早早暗了。谢怜背着一大袋破烂走在城郊乡野的小道上,准备随意寻一处庙宇借宿一晚。路上寂静得很,只有偶尔的两三声虫鸣和远处村落几盏昏黄飘摇的灯火为伴。

他一个人这么走着,听着人家小院子里不时传出的嬉笑欢声,心思也慢慢不在脚下。

他想起一些自己还尚未飞升时候的琐事。每年的八月十五,仙乐国上下,从皇亲国戚到寻常百姓,都会举家庆祝这一天,一家老小聚在一起赏月,以图个团圆之意。谢怜记得自己对于这一天倒是没什么太多印象,只是这一日,父皇即使政要再忙也会提前做完,抽出时间专门陪自己和母后。宫里的月饼大都繁复精致,摆在雕花琢缕的盘盏中,一看便知是花了一番工序完成的,然而谢怜总归是不太喜欢这些点心,尤其是什么五仁月饼,又腻又甜,叫人毫无胃口,他是一向不乐意吃的。

然而此时此景,谢怜抬头看着夜幕下稀稀落落的村户人家,远处疏疏密密的树林,还有一整日就喝了几口凉水的空荡荡的肚子,突然有点怀念起月饼和桂花茶的那点甜味儿起来。

是什么味道来着?恍然人间已经过去三四百年,自己竟而连这团圆节糕饼的味道也忘得一干二净了。正在谢怜出了神地苦苦回忆思索的当儿,他正好脚下一滑,摔着滚下了林间的小山包。

“... ...”

他慢慢支起身子,才发觉自己竟是被一座小土坟所绊倒的。这小坟包就在林中,孤零零一个,上边简简单单插着一块木板,长满了青苔和杂草,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上头的字早就因多年的风吹雨打而模糊不清。谢怜默念一声打扰,重新背起破烂准备继续上路。

“等一下。”

谢怜以为自己听错了,脚步停顿了一下。

“请、请等一下...”

“... ...”

谢怜回头,看见半空中漂浮着一团小小的,青色的鬼火。

那团鬼火在空中发出微弱的光,一明一灭。

“我好像迷路了,一直...找不到回家的路,也找不见我娘......”

“我在这里找了很久很久了...久到我都记不清了......这位...道长,您能...能带我回家么,求求您了......”

鬼火变得黯淡了些,仿佛情绪也低落了下去。

这只鬼魂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是执着地想要回家,于是谢怜试探着问它:“你的家在哪里呢?”

“...翻过那座山头,再往南走半日...再穿过一处树林......我,我不记得了......我想回家...我娘肯定在家等着我......”说着说着,话语里也带上了委屈的哭腔。

“......”

这只鬼可能才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子,又死死缠着谢怜带他回家,于是他温声道:“那不妨跟着我走吧。”话音才落,这鬼火就落地变成了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孩儿。身板瘦小,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白衣,头发蓬乱着,却仍不掩其眉目清秀,他抬头,望着谢怜。

云月晕开满天墨黑,清朗素净的柔光洒在林间的空地上。仙人低眉颔首,眉眼间似有万千化不开的悲悯和温柔。

于是他看呆了。

谢怜伸出一只手轻轻挽住了他。

——并且很贴心地将背上的破烂全部转移到一边的肩上去。直到他走了一步,小鬼头才如梦方醒地踏出脚步跟着谢怜走去。

于是一神一鬼继续在林中穿行。

路上十分安静,此时已是夜深人静。田间三三两两村落住户已经全部灭灯休息,谢怜他们只是借着月光而行。小鬼低着头,被谢怜牵着走。走了有一段路,他抬起头好奇道:“道长,为何我没有影子呢?”

谢怜正不知如何作答,沉默半晌,小孩儿自己回答了:“啊,难怪...我大概是已经死掉了吧。”

“......”谢怜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只得慢慢放缓脚步。

但是小孩子好像完全不在意自己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轻轻挣脱他的手自顾自向前走着,只是像与自己无关的旁人那样语调平淡地继续喋喋不休着:“难怪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回家去的路,我一向很会认路的,原来是因为我已经死啦...道长您知道么,我那天出来是找我爹的,邻居那姓朱的和我说我爹出远门时被强盗砍死了...我不信!......我爹是不可能死的,他死了我和娘就活不下去啦......”

“然后那天下午,我一个人趁娘睡着的时候跑出来寻我爹...有个人说他我爹没有死,他还活的好好的,让我同他一块去找我爹...后来我也不记得了...真可惜,原来我已经是死人了啊......”

“道长......那,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啊?”

谢怜告诉他。“今天是中秋。”

听闻,他抬起头看向天幕。明月皎皎,清晖朗照。夜晚的风裹挟着湿润的露气吹在二人身上,一时沉默无言。

天已经慢慢转凉了。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师琅 | Powered by LOFTER